传统金融行业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异同-合金融

 传统金融行业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异同合金融

12月5日下午,《互联网金融论道》第十一期对话栏目在武汉市东湖宾馆举行,此次活动由中国最大的财经门户网站——和讯网主办,出席本次活动的有湖北省金融办主任刘美频、人行武汉分行副行长、湖北省金融学会常务副会长赵军、和讯网华南分公司总经理代小军、人行武汉分行金融研究处处长、湖北省金融学会秘书长邓亚平、湖北省金融学会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童展鹏。“合金融”总经理严莉敏、副总经理张弛分别作为主讲嘉宾及圆桌论坛嘉宾受邀出席。

合金融是武汉首个拥有公有背景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由湖北省供销合作社全额出资打造,依托供销合作社六十多年丰富的为农服务经验和深厚的产业背景,致力于服务农业现代化和城乡一体化发展,与生俱来的”普惠大众、稳健经营”的特点。

合金融实缴注册资本5000万元,自2015年8月11日上线以来,共拥有注册用户2万余户,线上交易量近2亿元。平台借助互联网手段实现个人对个人、个人对企业的借贷服务,以专业、诚信、规范、周到为经营理念,通过对融资需求进行风险识别和准入管控,为合格优质融资者提供响应及时、成本可控的融资便利,通过金额、期限、利率水平的匹配与撮合,为有闲散资金的投资人提供快捷便利、收益稳定的理财途径。

合金融100元起投,产品多样化从1个月到1年时间都有可以更具自身的情况对产品进行投资,年化利率达到了7%~15%,投资期限灵活,投资门槛较低,是普惠金融的践行者。

 

合金融”总经理严莉敏讲话实录

尊敬的刘主任、赵行长,各位金融界的同仁,莅临现场的嘉宾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参加和讯网举办的《互联网金融论道》,站在这里与各位金融界的同行们交流、学习。本人是湖北合作投资集团的总经理,同时也兼任湖北省供销合作总社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合金融”的总经理。在加入省供销社志前,本人曾在工商银行从业30余年,也算是金融行业的一位老兵。现在,我由传统金融行业过渡到互联网金融行业这一创新领域,一年多时间以来,感慨良多,借此机会,与大家一起分享交流。

刚才赵行长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与规范”为主题,为我们介绍了当前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现状和趋势,并从央行和国家监管层的战略高度,对“十三五”期间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作出了重要指示,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赵行长的指示,对我们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下面我根据这一年多的工作经历来谈谈传统金融行业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异同。

第一,无论是传统还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其本质都是服务于实体经济;互联网金融只是服务形式的创新,交易结构的创新,产品设计的创新,但其本质还是要立足于实体经济。大量实例说明,任何脱离实体经济的所谓金融创新,最终都会形成泡沫。比方说,最近省内一些较知名的理财平台频频发生无法兑付的恶性事件,其根源就在于金融脱离实体,拆东墙补西墙,玩庞氏骗局的游戏,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第二,无论是传统还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其核心竞争力仍在于风险管理。目前,大量网贷平台都声称自己只从事信息中介服务,不经营风险,但事实上,在目前国内大的金融环境下,一旦项目出现风险导致平台无法兑付,就会对平台声誉造成致命性打击。因此,风控水平和抗风险能力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生存与壮大的基础。

第三,互联网金融行业对行业从业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人说,互联网让金融变得更简单,从客户的角度而言,这句话的确很对。但对我们这些从业人员而言,互联网+金融,就意味着混业,跨领域,不仅如此,互联网+金融不是简单的叠加,更是一种化学反应,催生出许多全新的业务类型。比如说一年以前,我就不知道什么叫产品经理,但是现在,产品经理已然成为了这个行业争相抢夺的重要资源。

现在,我想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个角度,来讨论一下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思路。我现在所在的行业,正是和三农产业密切相关,而三农领域从始至终都是党中央高度关注的领域。因此,在这里我想重点从三农产业的角度谈谈互联网金融。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银行信贷不断收紧,众多以中小微企业和“三农”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遭遇信贷“寒冬”。虽然央行已连续出台了一系列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由于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并未改变实体经济融资难的现状,尤其是“三农”融资仍面临巨大缺口。相对滞后的农村金融,也难以支撑正处于发展期的现代农业的资金需求,致使我国农村长期处于资金“失血”或“贫血”的状态。而究其原因则主要是由于金融资本追求垄断收益的本性使然。致使传统金融机构出于对农业及农村实体经济效益偏低的考虑,而不愿意为以小农为主体的农业农村经济提供信贷、抵押贷款等金融服务。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指出,要促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其中,农业现代化任务艰巨,特别是单一的资金供给渠道并不适宜多元化发展农村经济的需求。而近年来迅猛发展并成为金融业态新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互联网金融,以其融合互联网与金融特性的创新模式及面向次级市场的业务范畴,为解决农村农业贷款难问题,打通农村金融“最后一公里”提供了助力。日前,中央发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里也明确提出“发展普惠金融,着力加强对中小微企业、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金融服务”。11月初,《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和《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两个中央文件相继发布,明确要求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扩大农村金融服务规模和覆盖面。

为落实国家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实施“互联网+”行动,加强互联网金融支农扶贫的有关部署,已有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始加快在农村金融方面的布局,推出系列“互联网+”支农惠农产品,如开鑫贷的“惠农贷”、宜信的“宜农贷”、广州e贷的“农e贷”等;一些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如京东、联想、阿里等,也纷纷进军或计划试水农村市场、发展农村互联网金融,如京东旗下京东金融的“京农贷”、联想旗下翼龙贷的“翼农贷”、阿里旗下蚂蚁金服的“旺农贷”等。

相比传统金融,互联网金融扶持“三农”具有明显优势。一是由于农业生产自身的特点,农村金融具有“短、小、频、急”的周期性特点,但传统金融无法满足农民这种周期性的资金需求,而互联网金融却可以根据农民的贷款需要设计出周期灵活的金融产品,解决农民的燃眉之急。二是互联网可以融通社会力量,让城市富余资金回流农村,以发达地区反哺欠发达地区,实现项目供需两旺。三是通过模式创新降低借贷违约风险。首先,贷款利息可用待售农产品来抵扣,农民只需按期归还本金,无需再额外支付利息和其他费用,既减轻了负担,又实现了销售;其次,互联网的宣传效应可以帮助农民做好产品推广,实现增收致富,主营业务不断扩大,最终降低项目违约风险。

这里我举两个实例:

第一个发生在广东省。广东省清远市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采胜有机稻种植合作社党支部书记、理事长胡彩胜,在今年11月12日启动的广东省“互联网+信用三农”众筹项目启动会上,通过广州e贷的“农e贷”平台向全国各地的投资人发起公益众筹,用了不到3分钟的时间就募集到了20万元资金,解决了融资难题;项目利息将用合作社生产的“采胜”牌有机生态大米来抵扣,除了按期归还本金外,合作社无需再额外支付利息和其他费用。

第二个发生在浙江省。日前,由浙江省供销社直属企业浙江兴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联合阿里巴巴集团聚划算平台、安徽省绩溪县庙山果蔬专业合作社等单位,在绩溪县实施了一个名为“聚土地”的项目,将土地流转与电子商务结合起来。农民将土地流转至电子商务公司名下,电子商务公司将土地交予当地合作社生产管理,淘宝用户通过网上预约,对土地使用权进行认购,并获得实际农作物产出。参与项目生产环节的农民除获得土地租金外,还能获得工资。

上述两个实例都充分说明了互联网金融在扶持“三农”方面的较强融资能力和公益普惠精神。一方面,“互联网+金融+三农”这一新模式,为“三农”创业创新提供了新的视野和途径。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进村入户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互联网金融在农村的大范围普及是解决农民融资难、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可行办法和新的路径,起到很好的资源汇聚与流通的作用。

那么在互联网金融全面挺进三农市场之机,有没有距离三农市场更近、更有先天优势、更贴近农村的这样一个组织,能够担负起引领农村互联网金融全面良性发展的任务?供销社系统显然是唯一也是最优的选择。在这里,也为大家简要介绍一下供销社系统。

供销合作社是为农服务的合作经济组织,是党和政府做好“三农”工作的重要载体,是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骨干力量。长期以来,供销合作社扎根农村、贴近农民,组织体系比较完整,经营网络比较健全,服务功能比较完备,今年3月份,中共中央发布的《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的11号文件,进一步强化了供销社系统在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巩固党在农村执政基础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11号文还进一步明确提出供销社要稳步开展农村合作金融服务。有条件的供销合作社可发展农村资金互助合作;依法设立农村互助合作保险组织,开展互助保险业务。允许符合条件的供销合作社企业按照法定程序开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试点,增强为农服务能力。鼓励有条件的供销合作社设立融资租赁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与地方财政共同出资设立担保公司。供销合作社联合社、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按照职责分工,承担起监管职责和风险处置责任,切实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我们合金融背靠的湖北省供销合作社,成立于1950年,是全省供销合作社的联合组织,是省政府直属的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省供销社系统在全省共有17个市(州)级联社,89个县(区)级联社,696个乡(镇)基层社,1万多个村级综合服务社,已形成覆盖全省的网络体系。全省供销系统拥有各类法人企业659个(其中:全资企业267个、控股企业167个、参股企业143个),各类经营服务网点6.5万个,在册职工10万多人。2014年全省系统实现购销总额2,631亿元,其中销售总额1,400亿元,综合业绩排名全国第五。

合金融正是省供销社在互联网全面发展的大局下,为响应国家提出的“发展农村普惠金融”的号召,构建覆盖“三农”领域的农村合作金融服务体系而出资成立的。我们的发展思路很明确:

1.开拓创新,构建“可复制”农产品结算业务商业模式

第一步,依托供销社旗下50个农产品批发市场,推动统一结算试点。通过推进市场商户第三方支付系统,统一资金结算和统一物流配送业务,为其提供各种增值服务,开创市场、商户与股东多赢的局面。

第二步,适时开展供应链金融。通过打造物联网系统控制信息流和物流,围绕省社批发市场的商户,开展农产品流通环节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如小额信贷、质押担保等。

第三步,在统一结算和开展供应链金融的基础上,打造农产品物联网。以根植在广大农村地区的网点为端口,对接广大农户和涉农企业,发掘、组织并规范农产品货源,为电商平台提供优质产品,促进农产品流通。

2.利用大数据分析,为城乡居民和各类中小微企业提供便利安全的投融资服务,为政府决策提供重要依据

依托供销社农村商品流通体系,汇集省社在商品流通环节的大数据,结合互联网金融平台数据,一方面,深入挖掘三农领域的真实金融需求,城乡居民和各类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安全,低成本的融资理财服务,有效解决农民融资难,涉农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另一方面,通过大数据分析可以形成商品价格指数与CPI指数联动,为农民生产、居民消费和政府决策提供重要依据,充分发挥省社在商品流通环节的作用。

3.大力推进O2O商业模式,实现互联网金融平台与农产品流通产业化协同发展

随着阿里、京东等国内大型电商平台下沉广大农村地区,农村将成为下一个互联网金融的红海。因此,充分利用省社农产品批发市场和健全的农村物流体系等先发优势,培育商贸零售农村市场,嫁接第三方支付业务,联合各金融工具,并将该商务模式“复制”在全省推广,借助资本的力量加快农业产业化发展。

合金融助力互联网金融健康规范发展

2014年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2015年两会提出“互联网+”,为互联网金融提供了更好的发展条件。今年以来,互联网金融行业迎来了诸侯争霸的时代。但与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网贷平台爆发式增长同时出现的是,众多平台鱼龙混杂、参差不齐、乱象丛生,行业发展“缺门槛、缺规则、缺监管”,不少平台先后曝出“倒闭跑路”消息,行业不良率形势比较严峻。

今年7月18日,央行联合十部委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互联网金融行业有了明确的监管机构和监管细则,行业发展迎来一个新契机,互联网金融2.0时代正式到来。随着监管政策的不断完善和落地实施,行业风险必将得到充分释放,整个行业正面临一场大洗牌。劣质平台会逐渐淘汰出局,有资本实力和风控能力的平台将最终胜出,形成“优胜劣汰、强者更强”的格局。

合金融有着省供销社60多年发展历程的雄厚实力支持,借助省供销社覆盖全省的网络体系等渠道优势,我们一直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精神,以全面服务“三农”作为立身之本,深度服务母体主业,盘活供销系统存量资产,不断推进农村金融创新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同时,毫不动摇地坚持市场化方向,依托母体经营网络优势,探索“产融结合”良性发展的新路径,积极参与市场竞争。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十八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要准确把握战略机遇期内涵的深刻变化,由原来加快发展速度的机遇转变为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机遇。从“速度机遇”转为“转型机遇”,“十三五”时期,深度调整结构,振兴实体经济,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完成历史性转变,正迎来新的契机。作为振兴实体经济特别是“三农”产业的重要支撑,我们合金融也将适应新常态、把握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创新驱动,顺势而为,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讲到“十三五”规划时提出的“投资要有效益,产品要有市场,企业要有利润,职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五点要求,主动应对新常态下的机遇和挑战,以服务“三农”和中小微企业为已任,逐步探索出一条具有供销特色的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创新发展道路。

最后,我谨代表合金融平台,向今天莅临现场的各位领导和嘉宾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希望我们以合作共赢的共同理念,助力推动互联网金融行业在湖北地区的蓬勃良性发展。谢谢大家!

鉴于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问题,严莉敏也郑重向在场各位表态,“合金融不是不跑路的平台,是‘永不跑路的平台’”!

 

 

 

温馨提示 » 当用户支付成功后即可看到该文件的百度网盘下载链接和提取码。
我在找你 » 传统金融行业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异同-合金融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